彩票双色球

  • <tr id='VyRBTF'><strong id='VyRBTF'></strong><small id='VyRBTF'></small><button id='VyRBTF'></button><li id='VyRBTF'><noscript id='VyRBTF'><big id='VyRBTF'></big><dt id='VyRBT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yRBTF'><option id='VyRBTF'><table id='VyRBTF'><blockquote id='VyRBTF'><tbody id='VyRBT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yRBTF'></u><kbd id='VyRBTF'><kbd id='VyRBT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VyRBTF'><strong id='VyRBT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VyRBT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VyRBTF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VyRBTF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yRBTF'><em id='VyRBTF'></em><td id='VyRBTF'><div id='VyRBT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yRBTF'><big id='VyRBTF'><big id='VyRBTF'></big><legend id='VyRBT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VyRBTF'><div id='VyRBTF'><ins id='VyRBT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VyRBTF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VyRBTF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VyRBTF'><q id='VyRBTF'><noscript id='VyRBTF'></noscript><dt id='VyRBTF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VyRBTF'><i id='VyRBTF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一線抗疫群英譜丨遲象陽:奮戰在新冠病毒檢測一線的軍中女博士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新華社作者:賈啟龍 黎雲責任編輯:喬楠楠2020-03-29 15:11

                遲象陽:奮戰在新冠病毒檢測一線的軍中女博士

    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 賈啟龍 黎雲

                “截至3月28日,我和戰友們已對8000余份樣品進行了檢測,無一錯情。”29日淩晨4時,剛從實驗室出來的遲象陽,面色有點憔悴,但眼睛仍很有神。

  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,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女博士遲象陽,緊急奔赴武漢抗擊疫情。她的任務,是對新冠肺炎患者病體樣本進行核酸檢測,為有效防控疫情提供關鍵技術支撐。

                按照防控要求,從咽拭子樣品接收到得出核酸檢測結果,須在24小時內完成。為了盡早讓醫院獲知結果,以便及時救治患者,遲象陽和戰友們憑借紮實的基本功和周密的配合,將一批近百份的樣品檢測時間壓縮到4個小時內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戰疫一線工作,一般是早上8點進實驗室,下午2點多出來;飯後稍作休整,接著繼續檢測,忙完就到了次日淩晨。”遲象陽說,每次和戰友們一起泡在實驗室,一幹就是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  因送檢樣品的數量和時間並不固定,遲象陽和戰友們就在實驗室旁的會議室做分析研究。核酸檢測結果的判斷、解讀是他們重點研討的內容。目前,檢測組采用的是雙靶標檢測試劑盒,碰到檢測的熒光曲線信號偏低或者只有單一靶標等可疑結果,檢測人員就需要多方分析研判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時,樣本送得晚,數量又多,已在實驗室做了一天分析的遲象陽,會連夜加班,再熬上大半個通宵。現在,遲象陽已習慣了這樣的高強度工作,習慣了在附近的會議室找個地方“瞇一會”,習慣了“沾床就著”,習慣了臉上長痘、有黑眼圈、掉頭發……實在太累,遲象陽就會裹起軍大衣,在會議室旁的小房間找個躺椅、沙發,抓緊補一會兒覺。

                春節前夕,新冠病毒疫情暴發,遲象陽一直寢食難安。“我是軍人,研究方向又是微生物,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麽。”1月26日淩晨,接到出征武漢的命令後,遲象陽幾個小時就準備好了自己的行李和實驗儀器設備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當兵能到戰疫一線,打非同一般的阻擊戰,感到特別榮光!”從初中就喜歡生物的遲象陽,一路成長為微生物學博士,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參加歷經生死考驗的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  每晚檢測任務完成後,遲象陽喜歡泡一碗方便面當晚餐,邊吃邊和戰友聊聊天,這是她每天最為難得的放松時刻。第二天,她準時被鬧鐘叫醒,開始新一輪的戰鬥。

                軍人、博士、女兒、妻子、母親……多種身份交織在一起,無數個聲音在期盼她平安。這些天,各醫院送來的咽拭子樣品,檢測出的陽性率慢慢低了下來。遲象陽知道,她們已看到了曙光。

                (新華社武漢3月29日電)

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